银行打折“甩卖”不良包袱

zr88.com

2018-10-22

今年上半年,多数上市银行资产质量虽然有向好趋势,但银行业整体不良贷款率仍有所上升。

在此背景下,不良贷款处置成为不少银行下半年工作的重点之一。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近期在各大地方产权交易所、金融资产交易所等平台上挂牌处置不良债权的银行达到十余家,包括农业银行、中信银行、工商银行、内蒙古银行、兴业银行等。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债权转让是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资产的常用手段,银行需要通过多种渠道共同来处置不良资产,除了对外出售,还可以通过重组和司法方式等处置银行的不良资产。 打包出售不良资产根据银保监会数据显示,商业银行今年二季度不良贷款率为%,较一季度的%上升了个百分点,这也是较2017年全年不良贷款率稳定在%之后,连续两个季度上升,如何清收不良贷款也成为不少银行亟待解决的难题。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有不少银行近期将不良债权资产在地方产权交易所、金融资产交易所平台进行挂牌转让,涉及的银行包括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内蒙古银行、中信银行等。

例如,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显示,农业银行厦门分行正挂牌转让其持有的厦门龙泉钛金属制品有限公司100%的债权,债权总额为600万元,挂牌价为289万元,截止日期为2018年12月31日。 海峡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显示,工商银行晋江分行拟对两笔资产进行公开转让,这两笔资产的债权总额分别为2945万元、3419万元,但挂牌价格均较总额大打折扣,分别为1300万元、1700万元。 除国有大行外,中小银行的债权转让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展开。 北京商报记者在e交易平台看到,内蒙古银行、华融湘江银行、兴业银行等银行近期均挂牌了债权资产项目。

其中内蒙古银行呼和浩特分行发布的一则《清远汇利安物业发展有限公司债权转让交易公告》债权的总额达数亿元。 具体来看,这笔债权的总额为亿元,挂牌价为亿元,虽然并未明确标明属于内蒙古银行呼和浩特分行的不良资产,但该项目部分债权已进入法院执行阶段。 一位业内人士介绍称,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资产形象的总结为三打,即打折、打包、打官司,也就是债务减免、打包转让和诉讼追偿。 其中的打包转让指的就是债权的批量转让,债权转让是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资产的常用手段。

解决不良贷款历史包袱和前清后溢问题成为不少银行近年工作的重点之一。 实际上,针对不良贷款风险,监管部门已多次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在贷款增速较高、净利润增长较快的年份多计提贷款减值损失准备,以保持稳定的风险抵补能力,防患于未然。

加速风险出清在当前我国经济增速放缓及经济结构转型加快的背景下,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下行压力凸显,而不少银行也纷纷作出表率,加速风险出清。 例如,国有大行中,工商银行在全力排查、摸清底数基础上,根据调整后劣变贷款清单,以快速处置为核心,突出抓大户,全力推动常规清收处置进度。 股份制银行方面,以招商银行为例,今年上半年,该行共处置不良贷款亿元,主要是通过核销方式。

此前2018年中期业绩会上,平安银行方面也介绍称,在不良资产清收方面,该行改变了过去依赖于诉讼和上门清收的方法,改为使用大数据工具,今年上半年成功率达到40%,效果比较显著。

不仅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近年来,区域性银行的资产质量也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从A股、H股上市城商行、农商行整体情况来看,江阴农商行、中原银行、哈尔滨银行、郑州银行截至6月末的不良率超过了行业平均水平。 而这还仅仅是区域性银行优等生的成绩。

在此背景下,不少农商行都把处置不良放在了重要位置,例如山西侯马农商行在2017年年报中表示,该行采取了多种解决不良的措施,包括内部清欠、专人司法清收、委托外部合力清收、核销处置、分账经营等。

未来银行应积极拥抱金融科技,一方面提高内部效率,降低运营成本,提高风控科技水平,在流程升级上提升资产质量;另一方面,更多对接巨头的互联网金融资产,提高资产收益和资产质量。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一洋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坏账处置应多管齐下业内呼吁,银行需要通过多种渠道共同来处置不良资产。

事实上,在不良资产证券化重启之前,银行对四大资管公司有着很强的依赖。 四大资管公司仍是不良资产包承接的主力。

在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看来,急需放开不良资产经营的渠道,打破四大资管公司的垄断地位。 据了解,在20世纪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我国银行的不良率曾一度高达25%以上,为了银行股改上市,一对一地帮助银行快速处理不良资产,同时从报表上挤出坏账。 1999年国家成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接收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四大银行的不良资产。 四大公司初兴之时按照美国成立重组信托公司对储贷机构不良资产进行处置的方式,试图进行市场化运作。 举例来说,当时银行持有一笔已经坏掉的100元,真实价值只有40元了,但资管公司仍以100元的价格买走,等于银行没亏60元。

当时是平价收,现在值40元就是卖40元;当时资管公司与银行一对一,现在方式更加市场化了。

这两点是最大的变化。

鲁政委说道。

但是,由于资管公司长期处于垄断地位,在定价上,资管公司也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

比如现在可以卖40元,但对方只以20元来回收,这造成了银行只能贱卖不良资产,压力更大、回收率更低。 对此,鲁政委提出,除了对外出售,还可以通过重组和司法方式等处置银行的不良资产,重组需要的是投行能力,走司法程序需要的是打官司的水平,在这两点上,资管公司不一定比其他处置不良的机构水平更高。 北京商报记者崔启斌宋亦桐/文宋媛媛/制图。